-临渊

[恋与制作人]师生

执戈:

※校园Paro吧应该……


※没有周棋洛……主要原因还是想象不能










Ver.李泽言










你站在李泽言身边,看着他坐在桌前,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红笔,扫了一眼摊开的习题册,勾出其中的几道题。




“中午让他们做这些。”




身为课代表的你点点头表示明白,而后下意识地、竖起了手中的书本挡住脸,只让自己的眼睛露出来:“那……上次试卷批好了吗。”




“这么关心结果?”




对上你偷偷露出的眼睛后,你听见了他的轻笑声。




李泽言伸出手,在办公桌的另一边翻出一沓试卷:“你考得不错,而且没犯低级错误。”




打满红勾的卷面被铺开,你的分数甚至超过了李泽言原本的预期。




李泽言当然没有漏看你眼中一闪而过的雀跃,直到你想把卷子翻到反面,你手中仍用来挡脸的书本倏然被他抽走。




“但是,下次不准再让我发现,你把过程给周围的同学抄。”




“诶?我没有——”




“还会撒谎了?”




他的话尾带着只有你能察觉到的愠怒,不知道是愠怒于你的谎言,还是愠怒于你周围的男生也抄到了你的过程。




你特意挑了办公室里没有其他老师的时间点来到这里,这也是李泽言和你一直以来心照不宣的约定。




此时,安静的办公室再没有其他人。李泽言伸出手,你的后脑勺被他轻轻拢过。他不给你狡辩的机会,薄而柔软的唇吻上了你的唇瓣。




少女的气息总是让李泽言忍不住想索取更多,可他权衡再三,还是在失控之前放开你。




“下次再听话一点,还会给你奖励。”




“嗯,下次我会用两种解题思路做出来,给他们其中——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哪怕明知你是故意言语相激,李泽言还是想起了那些让他屡屡感到不快的瞬间。




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。




“哦?看来你是想让我教你一些题目以外的东西。”












Ver.许墨














下堂课是体育课,下课铃打响的瞬间,教室便炸开了嗡嗡的声音。




讲台上仍有几名好学的学生围住上堂课的老师——也就是你们的班主任许墨。他仍用着惯有的和缓回学生的提问,直到看见你也从座位站起,他才微微抬高了音量:“留一下。”




他的口吻公事公办、明目张胆。




完全不顾及听到这句话下意识脸红的你。




等你坐回座位往讲台的方向看时,许墨像是有感应般也抬头看了你一眼。见你飞快地转移视线,他唇边的笑意更明显了些。




“怎么不敢看我?”




直到教室的人全部走空,许墨关上了你背后的教室门。




你被轻轻按在门板上,许墨同样抵在门上的手就在你的耳边。




伴随着许墨的靠近,男士香水的气味漫进你的鼻腔,那是你几天之前送给他的。




“唔……”




他的吻温柔而不容逃避,你的甜美不会被他错过任何一个角落。不过几秒,湿漉漉的水汽便从你的眼中泛出。




“许老师……”




语毕的瞬间你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,果然,正吻在你眼角处的许墨停了下来。




“嗯?”




“许墨……等、等一下。”




你偏头避开了许墨的吻:“那个……我把礼物放在你桌上的时候还看到了。”




你的话让轻轻扳起你下巴的许墨动作顿了顿。




“你是说我桌上的另一份礼物?”




“……嗯。”




“我也看到了,包装很精致。想要吗?”




“当然不想……”




“那就扔掉吧。”




似乎并不想在这种问题上浪费时间,许墨以极其随意的口吻打发完,便重新温柔地掠走了你的呼吸。












Ver.白起












白起不由分说地将手覆在你的额头上,几秒后他蹙起了眉。不等你反应过来,他抽手的瞬间弯下身,与你额头相抵。




“果然有点烫。”




他的额头离开时,碎发轻轻擦过你的皮肤。一瞬间的呼吸交织更是让你觉得面颊滚烫,你觉得你很有可能要烧得更厉害了。




“我待会就去请假晚自习……”




“晚自习?现在就去医务室。”




“诶……”




你的犹豫让白起的眉皱得更深。这里是操场的角落,借着一旁的树荫暂时没人注意到消失的老师和你。




不过白起依然俯下身,在你耳边用刻意压低的声音“提醒”道:“你是现在走去医务室,还是要我抱起你去?”




“我现在就去……!”




你被惊得后退一步,却不料踩上了树枝。在失去平衡摔倒之前,白起已眼疾手快地将你拉住。




你就这样被顺势拉进一个温暖的胸膛。白起心疼地揉了揉你的头发,而后才陪你走出树荫,走去医务室。







【恋与平行世界】茶话会#01

安崎サトコ♡:

 平行世界设定:四对小情侣


灵感是上次写完花吐症之后转发有个小姑娘说,不仅可以有小银杏还可以有小蝴蝶和小薯片,于是就特别想写写四位夫人坐在一起茶话会的样子。


 因为本人李夫人所以这一次还是以小布丁为主视角,未来应该还会更其他几位夫人的视角。


#  感谢群里大家一起讨论人设哈哈哈↓








推荐BGM:あたしを彼女にしたいなら❤(请务必配合BGM食用哦)










01




 


薯片的电话打来的时候,她正准备和李泽言冷战。






电话里薯片的声音软软糯糯地,慢吞吞地说着新发现了一家店,下午茶的马卡龙超级好吃,想找个时间约大家一起去尝尝看。接着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周棋洛不满的声音。




“诶——不带我去吗?”






薯片的声音一下子就染上了笑意,嘻嘻哈哈地似乎在推搡着腻上来撒娇的周先生。


 


她拿着电话咬着嘴唇看着面前正对着镜子系领带的李泽言,明明才年初二,这位总裁就突然要回公司加班,她自认为还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贤内助,但是一年到头了,她还是排在工作后面,越想越是委屈,她故意提高声音对着电话那边的薯片说:“行啊!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了,今天下午就去吧,把小蝴蝶小银杏都喊着,我们不醉不归!”


 


薯片很想提醒一句下午茶是不会喝醉的,但是电话那头已经一片忙音。


 




李泽言听到背后装模作样的声音,手里的领带一紧,叹了口气,回过头果不其然地就看见小姑娘在噘着嘴化妆,她虽然平日里就不是什么精致女孩,但是今天往脸上招呼化妆品的力度仿佛更大了。


 




她知道李泽言在看他,于是又刻意转了个身子背对着李泽言,身后却半晌没了动静,她心里有些慌,担心李泽言根本没有发现她在闹脾气而就这么一走了之,却就在她准备回头的时候,一只手从背后抚着她的额头把她拉进了怀里,一个吻落在了头顶,李泽言的声音在她耳边说:“出去聚会注意安全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
 


虽然李泽言说完这句就匆匆出门了,但是她硬是在化妆镜前呆坐了几分钟,方才满心的愤怒竟然瞬间悉数化为温软的情意,细密地缠绕着她的心,她刚一开口,嘴边就自然而然地滑出了一句:“啊,我真的好喜欢李泽言啊。”


 


 


李泽言真是太狡猾了啊。她想。


 


 


 




02


 




她从出租上下来的时候,正好碰上了也方才下车的长裙少女,少女黑色的长发散在肩头,长裙子把她素雅的气质衬了个完全,此时她也正从车上下来,一对蝴蝶形状的耳坠俏皮地在她的面颊边摇晃开来,而在她身边的是刚给她打开车门的男人,男人黑色的头发将紫色的眼瞳笼出了一抹神秘的意味,伸手把少女牵出车门,然后自然地撩了一下她的长发,微笑嘱咐着些什么。


 




少女转过头注意到她,朝她挥了挥手,黑发男人也看了过来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


她也不含糊,上前就把少女拉到自己身边,笑嘻嘻地说:“好啦好啦大教授,你家小蝴蝶我会好好呵护的,你就快回去吧啊?”


 


许墨依然保持着微笑,声音温柔:“那就拜托你们了。”


 


她注意到小蝴蝶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红晕,心里一闪而过的失落,但很快被压了回去。


 




 薯片和银杏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,今天的薯片一头亚麻金色的卷发束成了双马尾,红色猫柄的LO裙和同色的KC让她更显俏皮可爱,身旁的银杏一头温婉的齐肩发,大衣里掩着蓝白三本线的JK冬服,露出的一节手腕上那条银杏吊坠的手链闪着温柔的光彩。


 


薯片正笑着对银杏说:“哎呀刚才棋洛非要用保姆车送我来,在门口差点被几个高中妹子发现了啊,还好我眼疾手快一手把他推进车里了,真实的千钧一发了!”


旁边的银杏被逗笑,掩着唇说:“刚刚先生带我过来的时候也撞上了门口的保安,他眼睁睁地看着先生抱着我从天而降,我都跟先生说了在路口放我下来就好,他偏偏要送到门口。”


 


她装作丝毫不在意只有自己是打出租来的样子,拉着蝴蝶入座,银杏仔细地替她们倒好红茶,薯片则是把五颜六色的马卡龙推到她面前,说:“这家的马卡龙真的特别好吃,上次我外带了一些回去,棋洛说都快赶上souvenir了,你快尝尝看跟你家那位的手艺比如何?”


 


她尝了一口,粉色的马卡龙是樱花口味,入口即化,樱花味瞬间在唇齿间蔓延开来,甚至还带着点草木香气,着实沁人心脾,她说:“虽然比李泽言做的还是差点儿,可李泽言毕竟是神仙做饭,这种凡世的味道做成这样足够了,足够了,哈哈哈。”


 


“布丁真·吹夫狂魔,服气服气。”薯片笑说:“不如下次聚会干脆去souvenir好啦,也是好久没吃神仙做饭了,上一次好像还是你们婚礼的时候?”


 


她沉默了一下,才复又开口应道:“李泽言最近挺忙的……”说到这儿她一下不知道怎么接下去,眼睛不自觉地看向了蝴蝶。


 




蝴蝶轻轻地放下手里的茶杯,说道:“许墨最近也挺忙的,大年三十也只是回家和我吃了个年饭,初一就回实验室了。”


 


听到这儿,银杏也笑着说:“先生也是,毕竟公职人员嘛,越是过年越是闲不下来,我看棋洛好像也是?过年这几天通告也是多到不行吧。”


 


薯片点头:“是呢,刚才从这儿也是直接去了电视台,估摸着一会儿还能看到他直播哈哈。”


 


她被逗笑,佯装生气的样子说道:“呵男人,明明结婚之前恨不得每天都粘着我们哼,现在倒好,大年初二,留我们四位空巢女士在这里喝下午茶,我看他们真实的不清醒。”


 


听她这么说,银杏把茶杯握在手里,说道:“不过说起来,你们还记得他们是怎么求婚的吗?”


 


 




03


 


 听到这个问题,蝴蝶先笑了,她拿起餐巾小心地把手上马卡龙的粉末擦拭干净,笑容里又融进了淡淡的红晕。


 


她说:“许墨那天带我去他的实验室说要给我展示一下他的最新实验成果,我那时候还在想啊,我哪里看得懂他的实验成果啊,到时候我要做出什么反应啊,结果到实验室之后,他跟我说,他终于找到了不用囚禁蝴蝶也可以把蝴蝶留在身边的方法,我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,根本没有注意他手上有一枚戒指,然后他就看着我说,你愿意做我的蝴蝶吗?”


 


她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:“我靠老许未免也太会撩了吧?他写不写书啊?比如《如何讨老婆开心》、《说给老婆的101句情话》,我替李泽言买爆谢谢?!”


 


银杏被她说的笑出了声音,她看银杏笑,伸手拿起茶杯碰了碰银杏的杯子非常认真地说:“我建议白警官也可以购买学习。”


 


银杏好不容易停下笑,说道:“其实我觉得先生求婚的时候已经极致浪漫了吧,那天他出任务回来,我在阳台浇花,他直接把我从阳台上捞起来,带着我怕是绕着恋语市飞了一圈,然后停在我们中学教学楼的天台上红着脸跟我说,我想一直带你飞。”




“然后呢然后呢?”薯片追问:“你怎么回答的?”




银杏的脸红了,她干笑着答道:“因为先生一直是有一说一的,说话从来不这么拐弯抹角的,我当时也没想到他是在求婚啊,所以我就……我就回了一句,行吧那我回家加件衣服。”


 


她放下手里的马卡龙,不禁啧啧称赞:“我劝你知足吧!起哥这个白告的真实高端,公务员认真起来真的不一样,能不能有空让他跟我们老李交流一下?就闷骚男人之间是不是更好交流?”


 


远处执行公务的白警官此时一定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
 


 


轮到薯片的时候她正在往嘴里塞马卡龙,于是鼓着嘴慢吞吞地说:“棋洛就很简单了,你们记得他之前出了一张单曲吗?”顿了一下,她喝了口红茶,又说:“那首歌写的是要带喜欢的女孩吃遍所有好吃的东西,单曲发的第二天,他签售回来之后带我偷偷跑出去,把恋语市所有他觉得好吃的东西都吃了一遍,我记得应该是最后我俩在嗦粉的时候他说,他说再去吃凉糕好不好?我说好,奶茶好不好?我说好,然后他说,那结婚好不好,我说好好好,诶——?”


 


 


她听着其他三人的故事,一个一个地往嘴里塞马卡龙,她不是一个喜欢比较的人,也从来不羡慕别人的爱情,因为李泽言给她的已经是她最想要的了,但是此时此刻,要说她一点也不难过,那是假的,可是她心里却是一边难过,一边埋怨这样不知好歹的自己。


 


李泽言是全世界最好的李泽言,她知道。


 


 


其他三人说完都将目光看向了她,她正准备把最后一个马卡龙塞进嘴里,这才意识到轮到她了,我于是放下马卡龙,清了清喉咙说:“是我求得婚。”




薯片和银杏“诶——”了一声,表达了最高程度的惊讶,只有蝴蝶拿着红茶杯子看着她笑说:“我想也是呢。”


 


她说:“就那天我去李泽言公司汇报,他看起来心情不是特别好的样子,就一直脸黑黑的在想什么事情,然后汇报完带我去吃饭,车也开的老慢,绕了好几个大圈子就是没到目的地,你问我为什么知道是绕圈子,一路上我看到3次公安局,4次华锐大门,8次民政局,我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但是看他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样子,我说什么他都是嗯嗯啊啊的应付,就真实的忍不住了,于是第9次绕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,我跟他说,李泽言走吧,结个婚再吃饭,然后结完婚他就带我到新开的那个旋转餐厅,不知道那天是有人过生日还是怎么样,整个场子都布置的气球和花,然后我们吃了个饭,我还中了个奖,好像是个项链还是什么吧。。”




“然后就结了。”


“就这样,一点都不浪漫。”


“李泽言这个人可能就是不知道浪漫两个字怎么写吧。”


 




她语速很快,心里想这可能是最不浪漫的一个故事了,却在喝了一口红茶之后收获了三个“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”的眼神。


 




薯片没忍住第一个开口了:“布丁我怀疑你脑子不清醒。”


银杏接着说:“嗯,李总说的没错,确实有些白痴。”


蝴蝶依然面带微笑地说:“附议。”


 


她心想,在家被李泽言怼,出门被小姐妹怼,大过年的这日子还怎么过啊,于是不禁开口:“我劝你们善良一点??”


 


“不不不,”蝴蝶这才放下茶杯:“应该是我们劝你聪明一点,李总事情都做到这个份上了,你还不明白吗?”


银杏点点头:“如果说我家先生是有一说一的话,李总就是有一百才说一了,布丁啊,你长点心吧,你还真以为那个项链是中奖送的啊?你怎么不想想,你连SSR都抽不出来,哪来的运气去中奖?”




“李总估计那一整天都在想怎么跟你求婚,结果被你一句‘我们结个婚吧’完全击溃,我都能想象李总那时候的表情哈哈哈哈哈哈。”薯片说。


 


她看着薯片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,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天李泽言的表情,汇报的时候,开车出去吃饭的时候,嘴唇都抿得紧紧地,脸上带着奇怪的红晕,他说什么他都应得心不在焉,好几次的欲言又止,但什么都说不出口,最后她说我们结个婚的时候,李泽言瞬间居然露出了惊讶加震撼加懊恼总之十分纠结的一个表情。




那时候她在想是不是李泽言觉得不好意思拒绝她,现在才如梦方醒,原来是她自己打乱了这场求婚的节奏。




可是,要是她不开口的话,李泽言可能会带着她绕圈绕到天黑吧。


想到这她也跟着笑了——


 


李泽言啊,真是个奇怪的人。


可她还是好喜欢他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
04


 


 


时间到了傍晚,周棋洛是第一个来的。




与其说是周棋洛,不如说是一个全身黑的可疑人员慢慢地靠近了他们的桌子,正当她们准备报警的时候,面前人摘下墨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说:“嘘——薯片小姐我来接你啦!”




刚才还因为今天穿的暴力撑走路小心翼翼的薯片,看到周棋洛的一瞬间就飞身抱了上去,周棋洛也非常默契地伸手接住了薯片,还小心的没有压到她的头发,整个动作行云流水,不知道的以为这是什么杂技夫妇。




因为保姆车实在是过于扎眼,两人没做多停留,就趁着夜色偷摸离开了。


 


银杏看着他们的背影感叹了一句:“真想看看他们俩的孩子长什么样,怕不是真的会生出一个小天使吧。”


 


她话音还未落,身后就响起了轻轻地敲打声,回头一看,落地窗外一个茶发的身影悬在半空,风衣在风中轻柔地飞舞着,许是因为白天吓到了门口的保安,这一次白警官选择了走窗户。银杏也不含糊,熟练地打开了窗户,然后扑进了白起的怀抱,白起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条围巾,细心地替银杏裹上,然后还返身小心地关上了窗户,接着朝屋里的她和蝴蝶点了点头就飞了起来。


看来这两位也是跳窗老手了,不仅细心,而且滴水不漏,令人着实佩服。


 


她和蝴蝶一起走到正门口的时候,许墨的车也已经等在那里了,一向温婉矜持的蝴蝶看到许墨的瞬间也是小跑了两步扑进他怀里,然后从许墨手里把围巾接过来,又返回到她身边,替她小心的围好,甚至还帮她把压住的头发整理好,最后拍拍她的头说:“到家了在群里发个消息哦,注意安全。”


 


 


然后门口就剩下她一个人了。


她其实并没有联系李泽言,她知道李泽言今天去公司是有个重要的案子要谈,外方只给了他一天的时间,他必须在今天之内拿下这个案子。


所以,不会有人来接她的。


 


她很想像白天一样拦个车自己回家,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对吗,李泽言是爱她的,这一点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。


根本也不应该怀疑。


可是为什么,现在的她,却这么想哭呢。


 


她低下头,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,她于是慢慢地蹲了下去,抱着膝盖,想着把这股眼泪哭完,就擦干眼泪回家。


 




她重新站起来的时候,天色依旧只是擦黑,她明明应该在这里蹲了很久才是,她抹抹脸,往前走了两步,就看到正门口的花坛边,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人,他似乎也是刚刚到,从停车场一路跑过来,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表,距离银杏离开20分钟,距离刚刚蝴蝶离开也不过10分钟的样子。


 


 


这个人……又停下时间了吧?


还特意在银杏差不多到家之后才停下时间,是考虑到了飞行安全么。


这人怎么可以这么贴心。


 


 




她的眼泪又要出来了,但是这一次她忍住了,她看着花坛边气喘吁吁地李泽言,突然那些奇怪的猜忌和难过都消失的一干二净,没有什么比得上现在面前站着的这个人,他明明知道停下时间对她没有用,但是仍然想让她知道,他在努力地赶来,哪怕一分一秒也不愿让她多等。


 


 


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了——


 


 


她用力朝着李泽言的方向跑去,然后将全部身心扑进了他的怀里,李泽言被她扑得向后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,双手却早已拥住了她。她把脸埋进李泽言的西装里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一切不安和难过都比不上现在的这个拥抱,她全身的每个细胞此时此刻都在大声呼喊着同一句话——“李泽言,我好喜欢你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05


 


 




蝴蝶的手机轻轻地震了一下,面前停止的车流也终于恢复了正常,许墨转头看了她一眼,笑说:“李总接到布丁了吧?”




“嗯。”蝴蝶轻轻地应了一声,点开群聊,最新的一条信息是一张两人合照。


 




照片上布丁小姐用力搂住李泽言的脖子,把他拉到镜头前,李泽言的表情无奈但又透着宠溺,而她的眼睛还是红红的,分明刚刚哭过的样子,但是照片上的她却笑得比什么时候都甜,照片下面又收到一条信息——


 






布丁说:“我们回家啦!”










TBC❤

桃華:

《和爸爸一起》第一季第一期开机啦!

《和爸爸一起闯关吧!》

 

【恋与制作人同人-恋与幼儿园系列-剧场:爸爸与孩子系列】

【作者微博@猫庭桃華,乐乎@桃華。未经作者授权谢绝转载】

>>>>>>

【关于孩子们的名字和来源】

周一一:小名儿一一(父亲对母亲一心一意)

白钟:小名儿果果(来自未用名白果,只能妈妈叫)(白起的儿子白仲谐音,父亲钟情于母亲)

许诺:小名儿愿愿。(曾用名许愿)(父亲母亲爱诺一生)

李怡然:小名儿小懿。(未用名李懿,懿:美好,多指女子美德,爷爷给起的名儿)(怡:和悦、愉快→父亲喜爱母亲;怡然:安适自在的样子,对女儿未来的美好希冀)

【其他】

以第一人称“我”来代指文中出现的各位孩子妈。

>>>>>>

>>>>>>

【开机清晨的起床过程】

【周棋洛家中】

“叮咚——”

“叮咚——”

 

    ??摄像组这么早就来了吗!听到门铃声,我顶着一头乱发叼着牙刷从卫生间门口探出头来,又急忙缩回去,急急火火漱了口,杯子往台子上一放,拔腿就往卧室里跑。

床上一大一小横七竖八睡得正香,这爷俩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张脸上也是如出一辙的口水睡颜……我趴过去挨个儿轻晃唤醒,轻轻拽了拽周棋洛的耳朵:“摄像组的老师们来了,赶紧起来去开门!”

“……?”周棋洛砸吧砸吧嘴,睡眼惺忪地看着我,非常自觉地伸手环住我的腰。“这才几点啊……他们已经过来了吗?”

“对啊,之前不是说过要来拍摄你俩的出发准备吗?虽说我也没想到他们能六点就来了……”任他搂着我的腰习惯性地摸来摸去,我把被子里的女儿捞起来,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:“一一,起床啦,拍摄的叔叔们来了。”

“嗯……妈妈……”女儿赖赖唧唧的哼哼着,伸手抱住我的脖子凑上来吧唧亲了我一口,眼睛都没睁开,“我再睡一会……就一会……”

我哭笑不得地僵在原地,这一大一小连环抱直接限制住了我的行动。“好啦好啦,赶紧起来了,叔叔们还等在门外呢!”

“那好吧。”一一揉揉眼睛,撅着嘴不是很高兴的模样,“真是败给他们了。”

我忍着笑把女儿放回到床上,把床头上准备的衣服拿到她身边:“一一自己穿衣服好吗?我把爸爸喊起来。”

“嗯!”小姑娘拿过衣服一件件往头上套,还顺脚踹了一下赖在被子里的男人,“爸爸你快点起来呀!”

“好啦,这——就——起——床——”周棋洛坐起来,把头埋在我的胸口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松手翻身下床,从我手里接过裤子麻利地套上,粗略整理了一下当作睡衣穿在身上的宽T恤,一把捞过我的腰亲了亲我的额头:“我先去给他们开门,你在房间里陪一一,嗯?”

“嗯,快去吧,都让人等半天了。”我亲亲他的唇角,看他小跑着去开门。

 

“唉。”坐在被子上穿裤子的女儿充满愁绪地嘟囔着,“一大早就被塞狗粮,我真是亲生的。”

 

 

【李泽言家中】

“叮咚——”

 

“小懿,你去开门。”李泽言正对着镜子整理领带,听见铃声后轻声招呼正在一边检查行李的女儿。

“嗯。”短发少女动作利索地站起来,轻手轻脚地快步走到门口开门,轻声嘱咐道:“各位叔叔好,请进,麻烦您们动作放轻,我母亲还在休息。”

摄像组的人们轻轻点头,蹑手蹑脚地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去。

“你们这么早就起床了吗?”摄像组的人悄悄地问道。

“嗯,我跟父亲有早起的习惯,”少女对着摄像机轻声回答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嘴角轻轻上翘,又补充道:“不过我母亲有赖床的习惯,所以我跟父亲基本上每天都会悄悄的起床。”

“嗯,是我父亲负责家中的早饭。”似乎是知道对方的疑问,少女笑着指向朝这边走来的男人,“我父亲的料理水平非常棒,他是我们家最帅的厨子。”

“……”李泽言闻言脚步一顿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东西都收拾好了吗?”他冲摄像机的方向点点头,又看向自家女儿询问道。

“准备完毕,检查好了。”少女说着,蹲下身将刚才拆开检查的行李箱关好。

“嗯。”李泽言点点头,“我们准备出发了,去跟你妈妈道个别,注意别把她吵醒了。”

少女点点头,脱下拖鞋只穿着袜子踩在地板上,走到卧室门口轻轻拉开虚掩的门,看着床上把脸埋在被中熟睡的女人露出温柔的笑容。走过去,她俯下身轻轻地亲了亲母亲的面颊。

 

“妈妈,我们走啦。”

 

 

【许墨家中】

“叮咚——”

 

“愿愿!”我从厨房探出个头,对着在整理行李的儿子喊道,“去看看是不是摄像组的叔叔们来了!”

“嗯嗯。”小男孩从行李箱边站起来,吧嗒吧嗒跑去门口,拖过门口的小凳子站上去瞄了一眼门上的猫眼。确定来人身份后,他麻利地收起小板凳开开门,对门外扛着“长枪大炮”的叔叔们露出甜甜的笑容:“叔叔们好!请进!”

许墨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,语气温和地向众人点头示意,“欢迎,麻烦稍等一下,内人正在准备早饭。”

“爸爸!”愿愿小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,“行李我都准备好啦!”

“是吗?”许墨低声笑着揉了揉儿子的脑袋,“你都带了些什么呢?”

“我给你看看!”愿愿拉着他的手走到行李箱边蹲下,很认真地一一指着里面的行李介绍道:“昨天妈妈跟我说,要准备好衣服和洗漱用品,如果箱子里还有位置就可以放点其他的东西。”

“我装了一套衣服,一双鞋子,还有我的洗漱用品。这边放的是我最喜欢的尼莫(玩偶),这边放的是我还没看完的《小王子》,妈妈推荐给我看的。”

“喵呜~~”家里的猫轻摇着尾巴走过来,抬脚迈进箱子里,在小男孩的手边蹲坐了下来,撒娇似的对着他喵喵叫着。愿愿伸手把猫抱在怀里,非常认真地看着它说:“猫猫不能坐在这里哦,我不能带着你走的。”

“喵~~”

“我也很想带着你一起呀,但是不可以……”

许墨安静的蹲在那里,目光温柔地看着他抱着猫咪恋恋不舍地说着悄悄话。我悄悄地从厨房露出半个脑袋,小声咳嗽两声,见许墨向我看来,我晃了晃手里的锅铲示意他过来端早饭。许墨忍着笑意站起身向我走来,挡住背后摄像机的视线轻吻我的头发。

“夫人辛苦了,”他说,“你最近一直没能好好休息,抱歉今天害你这么早起来忙碌。”

“真是的,说什么呢。”我佯怒地掐了掐他的腰,在他温柔的视线中光速败阵下来,翘起嘴角推着他往里走,“愣着做什么,快端出去跟愿愿吃早饭,我一会去睡个回笼觉。”

 

“好的,夫人,”他侧过身,长臂一伸把我抱在怀里,温柔的亲吻落在我的唇上,“愿你能做个有我的好梦。”

 

 

【白起家】

“叮咚——”

 

门开了,露出门内小男孩一张精致而平静的脸。

“您好,请进。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侧身示意摄像组的人们进屋,“我们正在吃早餐,请你们稍等片刻。”说完,一脸“你们随意”的表情向众人点头示意,脚步利落地回到餐桌旁继续吃自己的那份早餐。

坐在他身旁的白起也冲摄像组的人员点点头,垂眸继续安静地吃着早饭。一时间除了餐具偶尔撞到盘子时发出的响声,房间内一片安静。

“我吃好了。”小男孩从椅子上下来,把自己的碗筷叠好看向白起,“爸爸你吃饱了吗?”

“嗯。”白起也收拾好自己的碗筷,一大一小一前一后走进厨房。白起接过儿子的那份,泡进水池里:“我洗碗,你先出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儿子点点头,走出厨房,对摄像机点点头,抬脚走进了主卧里。

 

“嗯?”正在给白起整理行李的我抬起头,“果果你们吃好了吗?”

“嗯,吃好了,爸爸在洗碗。”果果凑过来蹲在我的身边,安静地看我最后一遍请点行李。父子俩的行李一共装在一个行李箱里,衣物、洗漱用品、手机充电器等必需的生活用品,以及一些简单的急救用品,板板整整的依次放好,一个箱子绰绰有余。

“看看,还有什么需要带的东西吗?”我问道。

“没有了,这些就够了。”儿子抬头看着我。

 

“妈妈。”

“嗯?”

“这次一共需要在外面住三天,我跟爸爸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“但是我跟爸爸还是会每天都想念你。”

“……嗯,我知道。”

“妈妈,你也要每天都想我跟爸爸,在家要好好吃饭,有什么事就给爸爸打电话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我伸手把儿子抱在怀里,吸吸鼻子,笑着亲了亲他的额头。

 

“妈妈在家等着你跟爸爸回来。”

 


[恋与制作人]不老魔女和孩子

码着看

执戈:

※梗源微博,终于写完了……


※新年快乐XDD












Ver.李泽言












你是名不老不死的魔女,可于你而言,不老不死从来是一种诅咒。身边的人类最终悉数将你丢在人间,独留你对他们的墓碑遏制不住地哭泣。




当你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你便再也不与人类来往。




唯有眼前的小男孩是个例外。




“……我会把暂停自身时间的方法教给你。”这样一来的话,他也可以和你一样吧。




月光均匀地敷上李泽言的睡颜。已经太久没有见到人类的你忍不住伸出手,轻轻地去碰他的脸。




他是你在山间寻找药材时发现的,李泽言停止了整座山的时间,救下一只流血不止的野兔。




他是你漫长沉默的生命中唯一的希望,你从不敢问水晶球这个男孩将来是否会在你身边,你实在太过害怕得到否定的结果。




不知不觉中,你由指尖碰触李泽言的脸,转变为手掌。




眼前的男孩突然睁开眼睛。




你被他吓了一跳。李泽言的目光深邃得像是能直接看到你的心底。




与你对视几秒后,他口吻淡漠地开口:“你的手太冷了。”




“对不起……我这就——”




你连连道歉,慌张地把手收回。你的手刚离开离开他的脸颊,便被另外两只温暖的小手捉住。




从被窝里伸出手的李泽言表情有些不自在。




“我的话还没说完。”




“……嗯?”




他的温度不断流入你冰凉的手心,李泽言拉了拉你的手,打开被窝把你的手放了进去。




“泽言……?”




“待会热了自己抽走。”




语毕,小小的李泽言闭上眼睛,抱着你的小臂继续(装)睡了过去。












Ver.许墨












你看着面前的许墨,逐渐发起了呆。




从你第一次见到他——当时许墨还只是个孩子,你便对他几近完美的五官感到惊奇。他紫色的双瞳里虽然杂念不多,可只消眼底波光微动,便不知道会有多少普通少女被勾走了心神。




天哪,收养许墨的魔女——也就是你,会不会被人怀疑,你教了许墨媚术什么的啊。




“在想什么?”




见你自顾自想得出神,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许墨。许墨从座位站起,弯身用指尖抹去你嘴边的奶油。




奶油因此被转移到许墨手上,他见你还是没怎么回过神,便将手指放到自己嘴边舔去。




“嗯?!许墨?!”




直到许墨半开玩笑地再次靠近你,他的呼吸几乎与你的交织,你才猛然惊醒,吓得差点连人带椅子往后倒去。




在许墨忍俊不禁的笑声与帮扶下,你面红耳赤地坐回原位。




“咳咳,我说许墨啊。”好歹许墨是你从小养到大的,你的年龄又是许墨的十倍不止,只不过看上去年轻永驻而已,“你再这样下去,城里的姑娘怕是要排着队到我这个小破木屋门口提亲了。”




“为什么?”




面对许墨有些不能理解的表情,你恨铁不成钢地捏了捏手中的泡芙——这也是许墨去城里给城中人治病的归途中、买给你的:“你说为什么,长得又好看,医术也不错,性格呢也体贴周到。”




你已经收到城中的魔女代一家权贵交给你的信件了,你毫不避讳地将那封信推到许墨面前:“听说他们家女儿也很漂亮,和你也登对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让你意外的是,向来听你话的许墨看也没看信件一眼:“我要被你赶走了?”




“……啊?”




许墨的目光紧抓着你不放,而且还有那么一丝受伤的味道。你实在被他盯得有些不明所以:“许墨,你已经到了考虑结婚的年纪,你要是不喜欢那家千金的话,可以换——”




“不喜欢。”




他干脆直接地回答了你。




“……哦,好。”




你伸出手,想把被许墨推到一边的信件收回来:“那我去回个信。”




哪知,许墨同样伸出手,把手按在了信封上。




你捏着信封拽了两下,纸张纹丝不动。你也有些不痛快地抬头看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


“如果是她们,以后不用告诉我。”




“好好好,下次给你找个与众不同的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自那之后,一贯温文尔雅、善解人意的许墨与你冷战了好几天。




你坐在自己的小破木屋门口,许墨已经三四天没回家了,你撑着脑袋对之前发生的一切百思不得其解。最后你坐着坐着,连日没有休息、哪怕用药丸也抑制不住的困意浮了上来。




你靠着门框沉沉睡去。




许墨从城中回来时,看见的便是你一手握着树枝,另一只手垂在身侧睡着的样子。




医药箱被随意放在门口。他小心地抱起你,等你在第二天醒来时,许墨正睡在床边。




冷战的尴尬也就此化解。起床后,你津津有味地打量着做早餐的许墨的侧脸,忍不住感慨一句实在是太好看了。




“是吗?”




将餐盘端上时,许墨俯下身,噙着笑意看着坐在原位你。




“是、唔……”




他抬起你的下颌,将你吻住。




唇齿间的缱绻让你产生了一瞬间的、被迷惑的错觉。




“早安。”




放开你时,许墨却轻描淡写。




“我会……一点一点、让你明白的。”














Ver.周棋洛














除了不愿意与同龄人接触,你最终又发现了周棋洛不同常人的地方。




他是一名吸血鬼。




看着抓住你的手、对你手中的伤口反复吮吸的周棋洛,你不得不借机打量起眼前的男孩来。金发蓝颜,皮肤白皙,精致的五官像是受尽了天神的眷顾。




不仅是吸血鬼,而且很有可能是吸血鬼中的贵族。




是因为……自闭,所以才被遗弃的吗。




你犹豫了一瞬,找到小刀在手上又划了一道口子。




你唯一没有想到的是,周棋洛的血统过于高贵。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以及你反复的供血,哪怕是强大到可以不老不死的魔女你,也渐渐无法抵抗成为周棋洛血仆的天性。




“棋洛……可不可以停下……”




你几近瘫软在周棋洛怀中,他咬住你脖颈的动作停了停。




等他眼中的猩红终于退散,他才慌张地扶住你:“怎么了?是不是我……”




大汗淋漓的你摇了摇头,周棋洛当即明白了一切。


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


“其实,你可以找其他姑娘的。她们之中很多人愿意成为吸血鬼的血仆。”




现在的周棋洛已经可以与人交流,不仅如此,他耀眼的金发和出众的相貌使他经常被簇拥。你觉得这也不错,毕竟周棋洛有他自己的轨迹要走。




“……不想碰她们。”




出乎你意料的是,周棋洛扭过头去:“我只喜欢你。”




“只喜欢我的血吗?”




你轻轻笑了笑,其实你并不介意这件事,你深谙与天性对抗的困难。周棋洛却像被什么击中了一般。




过了几天,你听说了有吸血鬼贵族的仆从来到这里的消息。




“家族的人都在等待您的归去。”




周棋洛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黑衣人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


“您完全不必为区区魔女……”




“你说什么?”




湛蓝的双眼突然翻转成红色,高贵而冷酷的目光让被他单手拎起的黑衣人不寒而栗:“在、在下失言……”




面对黑衣人的恐惧,周棋洛反而轻巧地笑了笑。




“现在才这么说,是不是有点晚?”




直到周棋洛踱步回家,你依然不会知道,那个一直在你面前干净单纯的周棋洛,也会有如此阴鸷的一面。

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

他推开房门。你正好在调制蔬菜汤。




自然而然地,周棋洛从背后抱住你。




你对这个姿势也再熟悉不过,便提醒他不要咬得太紧,火候很快就要到了。




你背后的人久久没有发出声音。




“棋洛?”




“……我是因为喜欢你,才喜欢你的血。”




这一次,他咬住你的颈窝,却并没有用牙齿咬破皮肤。你直到几秒后才明白,那是一个吻。












Ver.白起












白起被你捡回家还没几天,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倒是被你包扎了几轮。




你又无奈又头疼,一边帮白起上药还要小心不碰痛他,嘴上还要耐着性子问他为什么打架。




“他们因为你是魔女,就说你的坏话。”




沉默了好久,小小的白起终于被你挤出了一句话。




听到缘由的你愣了愣,而后摸摸白起的脑袋:“难道你要把全世界说我坏话的人打一遍?”




“对。”白起蹙着眉头,完全不像是开玩笑。




你又好笑又无奈,只好再度揉他的脑袋:“我的意思是,以后不许再因为这种事情打架了。”




语毕,见白起还是满脸不乐意的样子。包扎完伤口的你弯下身,啾了他一口。




果然,小男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红的起来。从那之后,白起负伤回家的次数明显减少。




时隔多年,你难得而久违地帮白起包扎伤口。你不禁想起白起小时候的趣事,便一边包扎一边调侃他。




“……那是因为当时喜欢你。”




“嗯?”白起的直球让你拿药的手差点一抖,“你的意思是什么,现在不喜欢了吗。”




“现在的喜欢,和原来有些不一样。”




白起倏然伸手,正在他胸前上药的你被他拉近了一大步。




你就那样猝不及防地、被他轻轻吻了吻。







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使!

HAZEMARU:

瞎涂一波第六集观后感,用心搞笑,用脚画画(并没有)

[cp]#我的妹妹是黄漫老师##埃罗芒阿老师##和泉纱雾##和泉纱雾cos##cos正片#
和泉纱雾cos:千荼@白先生指定白夫人 
phx: Kirito@kiritowy
后勤: 水鬼 @-水--鬼- 欣子 @北城栀鸢  小怪兽@小小小dada酱 
谢谢您  你们都是天使[心]好了

[兔子]———( 。-_-。)ε・`*)————[兔子]

“原来你就是埃罗芒阿老师吧!“
“不,Σ(ŎдŎ|||)ノノ我才不认识叫那种名字的人!” ​​​